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宋迈克 > 法国“共和阵线”成功阻止极右党派,这或许是最后一次

法国“共和阵线”成功阻止极右党派,这或许是最后一次

2015年12月13日晚,法国大区议会选举落下帷幕,在第一轮投票中得票领先的极右政党国民阵线(Front National)在此次地方选举的第二轮投票中遭遇大逆转。两轮投票之间的180度大转弯,归功于主流党派合作阻止国民阵线的“共和阵线”(Front Républicain)策略。执政的左翼社会党(Parti socialiste)候选人在两个大区退出,并号召选民投票给右翼共和党(Les Républicains),使得国民阵线全面溃败,未能拿下任何一个大区。此次险胜并不能平息法国国内反建制的声音,未来“共和阵线”还能将极端政治势力阻挡在政府门外吗?

 

在法国的行政区划中,大区(Région)是国家之下最大的单位,今年是2014年大区改革后的第一次大区选举,将法国原有的23个大区合并成了13个。新的“大大区”刚刚敲定,原本选情不尽相同的地区被合并了在了一起。执政党的民意是否能有回升、新大区的动向,本应是这次选举的看点。

 

然而,11月发生的巴黎恐怖袭击打乱了一切:法国在陷入震惊与哀痛之中的同时,选举的形势也发生了微妙的转变。残忍的恐怖袭击以及随后进入的紧急状态,使得安全问题再度成为民众关注的焦点,而由“伊斯兰国”引发的对穆斯林群体的排斥情绪也有所高涨,这一切都为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提供了良机。

国民阵线党主席马琳·勒庞

 

几年前接替父亲出任党主席的马琳·勒庞(Marine Le Pen)在北部-加莱-皮卡第大区(Nord-Pas-de-Calais-Picardie)参选,她拉大声线鼓吹伊斯兰威胁,在竞选集会中说,如果不能打赢对“伊斯兰极权主义”的战争,“沙里亚(伊斯兰教法)将取代我们的宪法,激进伊斯兰将替代我们的法律,我们的建筑物将被毁坏,音乐将被禁止,宗教清洗将裹挟着恐怖而展开……”

 

而勒庞家庭的另一成员玛丽安·马雷夏尔-勒庞(Marion Maréchal-Le Pen)在南方的普罗旺斯-阿尔卑斯-蓝色海岸大区(Provence-Alpes-Côte d’Azure)参选,这位年仅26岁的国会议员更是直接表示:在“文化上是天主教”的法国,“穆斯林不能和天主教拥有同样的地位。”

 

果不其然,12月6日大区议会选举第一轮投票中国民阵线大胜:全国13 个大区中,国民阵线在其中6个得票领先。马琳·勒庞和玛丽安·马雷夏尔-勒庞在一北一南两个大区域都获得了超过40%的选票,远超右翼共和党的25%、26%,而左翼的社会党在这两个大区的得票率都未超过20%。而在东部的阿尔萨斯-香槟-阿登-洛林大区(Alsace-Champagne-Ardenne-Lorraine),国民阵线的另一要员弗洛里安·菲利波(Florian Philippot)也以超过排在第二位的共和党候选人10个百分点的成绩进入第二轮。

 

一时间,“国民阵线执掌大区”的图景从民调的推测变成了紧迫的预期。主流政党不得不做出回应。社会党主席让-克里斯托夫•冈巴德利斯(Jean-Christophe Cambadélis)在结果公布当晚便宣布:在社会党赢得第二轮无望的大区里,撤出社会党的候选名单,并号召选民投票给共和党,以阻止国民阵线上台——也就是用退出选举的方式,来实现“共和阵线”。

 

在主流的左中右政党眼中,国民阵线所鼓吹的民族主义和排外思潮是与共和国的价值观相违背的,因此虽然国民阵线是一个法律允许的政党,但却是一个“非共和”的政党,而所有“共和政党”在选举中的必要时刻应该团结起来阻止国民阵线的得势——这便是“共和阵线”口号的来历。

 

这一口号最直接的应用,就是2002年的总统大选:国民阵线的前主席让-玛丽·勒庞(Jean-Marie Le Pen)意外挤掉社会党候选人利昂内尔·若斯潘(Lionel Jospin),进入第二轮,全国上下一片哗然。为了阻止勒庞当选,所有左翼政党纷纷号召选民投票给希拉克,后者最终以82%的得票率当选总统。

 

近些年来,“共和阵线”愈发成为一种竞选策略,道德号召与选举利益的界限愈发模糊。萨科齐去年成为右翼共和党主席以后,明确拒绝“共和阵线”,提出了与之相对的“既不也不”(ni-ni)策略:既不要社会党,也不要国民阵线。

 

面对右翼的不合作,社会党在此次选举中做出了残酷的选择。北部-加莱-皮卡第、普罗旺斯-阿尔卑斯-蓝色海岸和阿尔萨斯-香槟-阿登-洛林三个大区的候选人被要求退选。这是一个代价惨重的举措——如果照常参选,即使排名第三,社会党仍将能按得票比例获得一些大区议会议席,而退选意味着他们今后六年内在这些大区的议会上没有席位。

 

面对主流党派的反击,国民阵线方面将“反体制”话语演绎到极致:左右政党表面对立实际沆瀣一气,国民阵线才是真正的“反对党”,他们面对一场“针对反对党的国家攻势”,号召选民不要恐惧,勇敢地给他们投票。

 

12月13日,第二轮投票举行。最终,在备受关注的北部-加莱-皮卡第、普罗旺斯-阿尔卑斯-蓝色海岸和阿尔萨斯-香槟-阿登-洛林三个大区,共和党候选人都战胜了国民阵线候选人。同时,全国范围的投票率从第一轮的49.9%升至了第二轮的58.4%,表明阻止国民阵线上台仍是部分民众的信念,“共和阵线”至今还仍有市场。在巴黎恐怖袭击发生整整一个月后,法国人用选票阻止了极右政党执政。

11月巴黎恐袭

 

“共和阵线”这次仍能发挥作用,表明法国社会还并没有完全陷入失望与愤怒。但国民阵线这些年来的不断壮大,到这次选举的历史新高,则反映出民众对政治的逐渐疏远,对无论左右的所有政治人物的愈发不信任。

 

11月13日的巴黎恐袭也许可以为国民阵线这次的优异表现提供部分解释,但这恐怕不足以让主流政客推脱掉身上的责任。国民阵线的民意基础中,自然离不开传统的民族主义、排外思想,但也一直包含着大量的反体制声音。在多年的治理不力令民众信心大跌、外部挑战又日益严峻的情况下,此次“共和阵线”的成功,很难说不是最后一次。

 

推荐 3